2008年7月31日 星期四

【台北】士林官邸


(攝於2008/7/30)

士林官邸原來算是個公園啊!我這個住在台北的土包子,完全不知道是這麼一回事,以前也有來過這裡,卻從來沒有去注意到。


(攝於2008/7/30)

雖然不是假日,但是還是有遊客陸續進入,人還不少,我想假日可能有更多的人潮,好日子的話,可能還可以看到很多新人在拍婚紗。

【台北克強路】天母蚵仔麵線


(攝於2008/7/30)

吃過這麼多家店的蚵仔麵線,我還是最喜歡吃這家。從它還沒有店面就開始吃,吃到現在它都有了店面和店名......

【記錄】搶眼的紅,沒由來的依戀


(2008/7/30 攝於士林官邸)

一抬起頭就看見它們的身影,搶眼的紅殘留在我眼中,沒有理由的依戀,所以拿起相機拍下這一幕。

【記錄】溫柔的玫瑰


(2008/7/30 攝於士林官邸)

不知道為何想用溫柔來形容這朵玫瑰,但這就是我看到它的感覺。

2008年7月30日 星期三

【記錄】巧遇“真情滿天下”

今天來到了士林官邸的玫瑰園拍照,照了幾張,突然發現怎麼有攝影機在前方不遠處。正想說過去看看,就看見王豪、徐貴櫻及廖峻等演員走了出來。原來是三立八點檔“真情滿天下”在這裡出外景。因為已接近中午,本想說他們可能已經拍完收工了,可是看到劇組的工作人員都還沒有準備收拾的跡象,就在旁邊佇足了一下。居然就讓我看見了陳昭榮和張鳳書在拍這個場景的最後一場戲。應該是這麼說吧!因為他們倆拍完之後,劇組就開始收東西離開士林官邸了。


(2008/7/30 攝於士林官邸)

看到現場工作人員各個都是汗如雨下,拿反光板的、收音的......等等,所以說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也許都是明星們風光的一面,可是卻沒有想到每一個畫面都是由演員還有很多其他人員的工作才能看的到,也許只是一個幾秒鐘的鏡頭,可能卻花了他們很多很多的時間。


(2008/7/30 攝於士林官邸)

所以我一直覺得,不管劇情好不好看,真的都要給演員及工作人員鼓勵與支持,演員們只負責表演,劇情如何發展就不是他們所能控制與決定的,所以說整個劇情的生態,就要看台灣整個八點檔的走向來決定,不論如何我還是希望台灣能拍出一些好的戲來,八點檔基本上口味都太重了,動不動就是一些比較容易煽動人們的情緒,掀起高潮,以爭取收視率。常常看到台灣有很多的好戲,都被排在一些比較不是很熱門的時段,或者是根本就是播出日期遙遙無期,真的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


(2008/7/30 攝於士林官邸)

以我個人的看法,“真情滿天下”的演員陣容是很堅強,不過劇情的走向,實在是不怎麼好看,不太能讓演員有發揮演技的地方,唯一令我感到可看的是,此劇的外景還滿多的,雖然說演員及工作人員可能比較辛苦,但是至少我們不會看到一堆都是攝影棚搭出來的場景,比較有真實感。所以說偶爾看個幾集就了解大概了......

2008年7月28日 星期一

【隨拍】紅與綠、綠與綠的結合


(Nikon5200拍攝)

這是好幾個月前在上班的途中拍的,最近經過的時候,發現那裡的植物全部都不見了,土也全部重新鬆過,不知改種了什麼其他的植物了,可能要等之後開花才會知道了!

2008年7月26日 星期六

【數學詩】O點(座標中心)

O點(座標中心)

每條方程式都自成方位
每個人的行為皆成自律
若非自己去證實
怎由別人代替
到底那點是福
那點是禍
到底那點是好
那點是壞
其實 每一點的原則
皆有自己的規範

沒有一條
方程式的意義相同
沒有一個
步調的軌跡是再版
他為他的風格忙碌
你為你的理想奔馳
終究立足點各成
一個O點
卻沒有一點站在座標外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數學詩】人的幾何素描

人的幾何素描

頂天立地垂直線
頭腳著地成半圓

坐下是梯形
仆倒水平線

生 座標遍四方
死 軌跡歸橢圓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數學詩】O,零的人生觀

O,零的人生觀

O,零並不是虛無者
他是心靈的牧師
所有是非善惡
皆在零的傳教之下
得到超脫及歸隱

混沌宇宙皆從零開始
它們不是希望的破滅
而是生命的卵石
萬物不斷以愛的溫暖
使他孵化成長

失意的愚者以零為惡運
成功的智者奉零為導師
爭權奪利者在O裡打混
淡薄名利者在O外逍遙
是零非零存於一念之間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數學詩】圓規三願

圓規三願

我願是個大圓規
一腳踏著南極
一腳踏著北極
把地球成和平的圓

我願是個大圓規
一腳踏著銀河東
一腳踏著銀河西
繪成一個圓讓牛郎織女團聚

我願是個大圓規
一腳踏著天堂
一腳踏著地獄
將宇宙繪成大同的圓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數學詩】零與圓

零與圓

數學說:
零是零 圓是圓

社會說:
零非零 圓非圓

哲學說:
零是圓 圓是零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閱讀】藤與樹

藤與樹

藤從荊棘叢裡
--向樹伸出愛慕的手
樹在危崖上
--攤開了迎迓的胸懷

藤 憐惜樹的孤零
樹 體貼藤的無依
這是天性的使然
先天的血緣在呼喚

那飄落的黃葉
是樹慇懃的寄語
那縈迴的莖蔓
是藤纏綿的情思
無須多情的春風來湊合
他倆仍依依相追求

相隔的距離
阻擋不了藤與樹的團聚
那怕狂風暴雨來摧折
就趁那瞬息的巧遇
他倆結成了終身的伴侶

藤抱著樹
樹吻著藤
在寒冬裡相勉
在暖風裡同舞
啊 相依為命
不慼空洞的海誓山盟

看 已分不出那棵是樹
再也分不出那棵是藤
那怕天老地荒 海枯石爛
他倆可再也不願分離
永成一體 長在一起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2008年7月24日 星期四

【數學詩】戀愛方程式

戀愛方程式

那是戀愛的無理方程式
在函數裡
原有你我她三人
但你奪去她的芳心
你們成了一對佳人
我終於被公式無情消去
你說你加她等於你
因此原三人竟像變成兩人
趡怪我加我仍是孤零零
本來我很生氣
可是 這是無理方程式的定義
當我瞭解時 只好認命
勇敢承受這劫數的賜予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數學詩】不定方程式的兩邊

不定方程式的兩邊

等號是平行
而恆遠隔開的兩岸
由於問題的複雜化
混淆不同的視界
與玩弄各自的意識型態
一條多元矛盾方程式
終於出現在浩瀚的思潮上

演算的變數
成為左右各列的異己分子
糾纏著半邊的虛幻數字
不過,不謀而合地
都操著因式分解的原理
期盼移項統合

各邊的函數,為了求證整合
除了同類項
似乎無法包容
不同的層次與相對的位階
所有的數目
會因求公因數而隔離區別

這邊的程式與數目
不希望有虛根
和無理數的擾局
但,因相抗衡的原理
永遠無法否定
另一方數值存在的既成事實

左右兩邊 固然要對照推論
用消去代入法
難免相互排斥 產生劫數
竭盡所能要否定對方
然而 對立、對比、對稱
總是漸次地無法一概
抹殺現實的另一端

縱然,在運算過程中
兩邊的係數 常數
其至有理數 無理數
往往被套上頑固的括弧
推陳的問號 探求未知數
日日繫著電腦計算機的
困難與疑慮

依數學的定律
為解開迷津
各邊移來移去
理所當然,亦要假設歸納,
也不斷要拋位換置
但,如今這一條
高層多次矛盾不定方程式
兩側更擠滿了繁分式

雖愈覺難解
好像日漸離奇
不過,只要依公式按定理
溝通兩邊的運算觀點
無論如何 疑難的題目
必可以得到
理想的答案
得到完滿的解決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數學詩】變數

變數

在世界的方程式裡
蝙蝠是雙變數

當牠降落到方程式左邊
牠自稱是禽類

而飛轉到方程式的右邊
卻自稱是獸類

在對立函數之兩端
扮演忠良,左右逢源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數學詩】小數點

小數點

我是極小的小數點
原不願降生到人間
卻無意地被點在
複雜的數目中
多添人家的麻煩
人家細算起來
都說討厭
有人喻我為
嚕嗦的尾巴
有人罵我是
數字間的小螞蟻
但人家比什麼
我都不介意
我從不討人家的歡喜
雖匍匐在別人腳下
我仍把頭點在
正確的函數裡
拼命求精確
頻頻接近數目的差距

我是被人
漠視的小數點
雖然是這麼渺小的一點點
唯恐被四捨五入的原則而犧牲
但,既然爬在笛卡兒的座標間
除非被抹殺
我有自己的生存方程式
絕不自卑,更不自賤
看,無窮的空間
情何限!
我要依公式按定理
讓點點的軌跡
繪出正確的路線
然後,劃成光明的一面
永遠豎立在科學的頂尖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曹開著/呂興昌編

2008年7月23日 星期三

【閱讀】張國榮的憂鬱&如花的梅豔芳

張國榮和梅豔芳的演技和歌聲都很讓我欣賞,就在同一年間倆人都與世長辭,真是讓人覺得惋惜!


    張國榮的憂鬱

  四月一日愚人節,張國榮從中環的文華酒店墜樓身亡,是千真萬確的事,並不是愚人的玩笑,我但願是。晚上九時,我在收聽廣播節目,主持人接通了一個電話,那女聽眾自稱患憂鬱病有年,是位單親媽媽,她泣不成聲的說:「多年來我獨立養著弱智的女兒,自己又患病,卻不曾想過死,他什麼都擁有,為什麼還有事看不開而去自殺。令我懷疑自己為何要繼續活下去。」我聽著也忍不住含淚,大概是物傷其類之故吧。

  他的長相是如此俊美,美得有點兒不真實,令人想到希臘神話裏臨水照臉的水仙花神。眼神卻又帶點恍惚而天真,彷彿把世情看得虛幻而不真切。Leslie這英文名字恰又可男可女的,難怪前年的演唱會上;他忽而長髮披肩,身穿裙子,聲線高拔如女聲;忽而背心短褲,露臍露腰,音調柔中帶剛,總之他就是要故意讓人雄雌莫辨,往往令女人和男人同時迷上他,如此他才可以自由的游走於兩性之間,隨意尋找他那野性的浪漫情懷。他早年也曾經戀上嬌俏女郎,後來女性在他的感情世界裏彷彿成了絕緣體,再也泛不起漣漪。而他自身在影像裏卻不時化身成嬌嬈女,迷倒眾人,同時也迷倒了自己,最近連自己都騙不了了,憂傷的容貌令俊美褪色,塘西十三少願意漸次老死街頭,是他貪生怕死,但現實生中的張國榮寧可效法《霸王別姬》中的虞姬,為了忠於感情而輕生。

  魯迅曾經寫過一篇名文《為了忘卻的紀念》,我寫這短文紀念他,就不是我不會忘記他;以春天看櫻花的心情--是淡淡的哀愁,而卻是歷久不褪的。我相信張國榮選擇四月一日這一天結束生命,是要人們在記得愚人節之時,也一定想到他。

【閱讀】不存在的女兒

不存在的女兒

你逃過了很多心痛,但你也錯過了無數的喜樂。

照顧一個唐氏症的孩子,真的很辛苦,並且要克服眾人異樣的眼光。一個醫生親手接生了自己的雙胞胎兒女,發現女兒患有唐氏症,為了怕妻子傷心,所以謊稱女兒早夭,並要護士把他的親生女兒送到唐氏症病童的專門收容所,他認為這是最好的處置方式。

那個護士發現自己不忍將小女嬰丟在收容所裡,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她暗戀醫生以久,基於各種原因,她把他的女兒扶養長大,多年後,當他們再度重逢,她對他說:「你逃過了很多心痛,但你也錯過了無數的喜樂。

2008年7月22日 星期二

情緣路--一葉女人心

情緣路片頭曲--【一葉女人心】 下載收聽

        詞:阿Q 曲:曹俊鴻 編曲:戴維雄
          演唱:小美 製作人:曹俊鴻

日頭那落山 滿腹煩惱冇心晟
人情世事袂輕鬆 何時春花透清香
踏入人的戶蹬 做了媽媽才知影
咱攏是一家人的靠岸
你讓我退 心就會尬相偎

舉頭金金看 月娘猶原掛底那
田螺含水忍過冬 未來一定有希望
捧起別人的飯碗 做人的媽媽才知影
咱好比是箍桶的箍仔
幸福要靠咱來箍乎偎

一葉女人心 用溫柔跟你ㄉ腳步行
褡加新婦要同心 一家伙仔才袂散
一葉女人心 用真心跟你的腳步行
人說家和萬事興 大風大雨嘛昧驚
















2008年7月21日 星期一

【南港】中央研究院


(攝於2008/7/13 南港)

好一段遙遠的路程啊!尤其是最近這樣子的天氣,騎車來到中研院真是一種酷刑......

這機構聽起來就很大,進去一看也真的是滿大的。所以我只在物理所和化學所這附近徘徊而已,然後就已經熱得受不了了。

【南港】台北南港展覽館


(攝於2008/7/13 南港)


(攝於2008/7/13 南港)

由於當天騎車經過,所以就把機車停下拍照一下囉!前面有高架擋住,還真是不好照到全景。再加上機車是隨便停的,所以只能快速的捕捉幾個畫面。

2008年7月19日 星期六

【記錄】光影弄人


(攝於2008/7/13 南港胡適公園)

喂!我要拍照,沒事來個影子做什麼?遮住了我美麗的容顏了。拍不好你要負責再拍一張!

【記錄】一枝獨秀


(攝於2008/7/13 南港胡適公園)

你在看我嗎?你可以再靠近一點.....

【記錄】這樣的夜,熱鬧的碼頭


(攝於2008/7/6 淡水漁人碼頭)

平時沒有帶著相機時,還不覺得這麼熱鬧,拍下了這樣的景色時,突然覺得這碼頭,在夜晚居然這麼熱鬧非凡,燈火燦爛,簡直跟白天沒有什麼兩樣了!


(攝於2008/7/6 淡水漁人碼頭)

【記錄】靠岸


(攝於2008/7/6 淡水漁人碼頭)

看著船隻靠岸停泊,呈現出一種整齊的美!

在這樣的夜晚,有個地方可以靠岸真是種幸福。
在這樣的夜晚,我們有溫暖的家可以停泊,也是種幸福。

家,就是這麼個會讓人感到安心的地方。

【淡水】Canon的漁人碼頭初體驗



一到了傍晚,一切都好像歸於平靜。連心情都慢慢的沉澱下來。看著這逐漸灰暗的天色,它竟也浮現出多種色彩,這景色透露著一股安靜的美,像是撫慰著我們一天的忙碌。

可一進到裡面,可真的是熱鬧滾滾,完全不是現在看到的這麼回事!


(攝於2008/7/6)

這個噴水池是平常我最容易忽略的,那天因為搭了舞台,所以改走這個路線,剛好見到了這個噴水池,所以一定要給它拍一張照啦!


(攝於2008/7/6)

這張情人橋的角度,不同於我以往所看的角度,所以我自己覺得很新鮮,之前拍了好幾張從遠方拍攝的,雖然這次也是有拍那樣子,總覺得太普遍了,沒有什麼特別。

用手機拍過好幾次情人橋的照片,果真還是相機功能比較強大,拍的清楚又好看。

【淡水】蕭敬騰演唱會


(攝於2008/7/6 淡水漁人碼頭)

話說那天本來是到漁人碼頭避暑去,結果一開車進去,怎麼有警察啊?莫非是在辦什麼活動嗎?停好車一進去,果真如此,舞台都搭好了。

這張是在滿滿的人群堆裡,擠進去拍一張意思意思,因為我每次去到漁人碼頭,都是人家散場在收舞台了。好一容易這次進去是還沒有開始,當然要拍一張留念一下囉!

2008年7月17日 星期四

【閱讀】曹禺--雷雨

雷雨

曹禺
(1910年-1996年),本名萬家寶,字小石,是中國現代劇作家以及戲劇教育家,他被稱為「中國的莎士比亞」。

祖籍湖北潛江,生於天津一個沒落的封建官僚家庭,其父曾是黎元洪的秘書。1922年,曹禺入讀南開中學,並參加了南開新劇團。1928年,曹禺入讀南開大學政治系、次年轉入清華大學西洋文學系。1933年大學畢業,到河北保定育德中學任教。數月后,又進清華研究院研究戲劇。1934年7月劇作《雷雨》在《文學季刊》上發表。同年9月回天津,在河北女子師範學院外文系任教。1935年發表《日出》,同年8月應邀赴南京國立戲劇專科學校任教。1942年初辭去國立戲劇專科學校的教職離開江安赴重慶從事戲劇寫作和編導活動。1946年3月,與老舍應美國國務院邀請赴美講學。1947年1月回國,應熊佛西校長之聘,到上海實驗戲劇學校任教,同時開始構思創作電影劇本《艷陽天》。1948年,由文華影業公司拍成影片,曹禺自任導演。1949年2月,在中國共產黨的安排下,秘密轉道香港抵達北平,2月28日離港北上,3月18日抵京,參加了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

中共建政後,曹禺曾經擔任過中央戲劇學院副院長、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院長等職務,還寫了《膽劍篇》和《王昭君》兩個劇本。

他中學時就有過排演和翻譯話劇的經驗,21歲時開始了劇本《雷雨》的創作,背景取于民國時期的天津。其筆名是取自他本名中的「萬」的正體字,拆為「草」和「禺」,草換為曹,「萬」就成了「曹禺」。

曹禺的代表作包括其處女作《雷雨》、還有《原野》、《日出》、《北京人》。



作品

  • 《雷雨》(1933年)
  • 《日出》(1936年)
  • 《原野》(1937年)
  • 《全民總動員》(1938年,與宋之的合著,又名《黑字二十八》)
  • 《蛻變》(1939年)
  • 《正在想》(1939年)
  • 《北京人》(1941年)
  • 《家》(1942年)
  • 《鍍金》(1943年)
  • 《柔密歐與幽麗葉》(1943年 翻譯)
  • 《橋》(1946年)
  • 《明朗的天》(1954年)
  • 《膽劍篇》(1961年,與于是之、梅阡合著)
  • 《王昭君》(1978年)

2008年7月16日 星期三

【記錄】雨後豔麗的花朵


(攝於2008/6/29 台中新社薰衣草森林)

過了那麼多天,終於把薰衣草森林的照片都放上來了!

除了犯懶病之外,另一個原因是電腦壞了,到現在都還沒有修復......

拍照那天下起雨來,光線很暗,好在後來雨過天清,有比較明朗一點,才能拍到這張照片。

2008年7月15日 星期二

【閱讀】華麗一族

華麗一族(上)

超越《白色巨塔》,山崎豐子經典代表作!
改編電視劇,超級偶像木村拓哉領銜主演!
2007年影劇新聞話題焦點,日本首播收視率即突破30%!
日本熱賣超過250萬本!榮獲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文學類暢銷排行榜第一名!

  來勢洶洶的金融改革浪潮,左右了權力和財富的重新分配,更牽動著關西豪門萬俵家族所有成員的命運!在看似璀璨華麗的外表下,他們卻是身不由己的傀儡,反抗,就得付出代價……

  以萬坪豪宅的大門為界,阪神銀行的頭取萬俵大介過著不為人知的『兩面人』生活。表面上,他是出身名門、令人尊敬的銀行家,為人一絲不苟;私底下卻妻妾同室、生活荒淫,甚至連親生子女也成為他利用裙帶婚姻編織政商權力網絡的工具。

  在政府準備進行金融改革的大政策下,大介一方面致力於防止自家銀行被併吞,另一方面則暗自計畫先下手為強,想要『以小吃大』併吞其他的銀行。此時,大介的長子鐵平主持的阪神特殊鋼公司,因為興建高爐的夢想而亟需資金支援,卻得不到父親的支持。鐵平失望之餘,轉而向好友大同銀行的三雲頭取求助,卻萬萬沒想到也為自己的未來埋下了一顆不定時炸彈……

  全書以一九七○年代日本的金融改革為背景,關西財經界名門萬俵家族為主軸,描寫當時金融界、政治界的權力鬥爭、大家族內部的情感糾葛,以及在野心慾望驅使下的人性矛盾,不但生動地描繪出金融與政治掛勾如何影響一國的經濟與國力,而人心的貪婪、縱慾,以及父子反目、婚外情等元素,也照現豪門世家在繁華富麗外表下的洶湧暗潮。本書不但對日本銀行在九○年代的整併有著預言式的描寫,對照台灣的『一次金改』、『二次金改』,竟發現相似的情節也正在台灣上演,不禁令人觸目心驚!

2008年7月14日 星期一

木棉花的十年等候

葉耀華:


這木棉花的模樣多像火焰

慕佩芸:

像燈
火焰 是熾熱 是熱情
但一回任性
也能是一場毀滅
一如我的過往

葉耀華:

都過去了

慕佩芸:

所以
我寧可說它像燈
是光明 是希望
是溫暖 是憩處

葉耀華:

你說的對 像燈
任憑風來雨過
吹不熄也澆不滅
是光明 是希望
是溫暖 是憩處

佩芸
讓我亦學做一盞燈
予妳溫暖與憩處
妳願意嫁給我嗎?


十年的等候,換來光明、希望、溫暖、憩處,也是值得的!
不論那木棉花像火焰還是燈,都見證了這段感情從開花到結果。
無論這路途中經歷了多少的波折......

我在哪裡?在你心裡

葉耀華:

真像是一場夢一樣
所幸妳依然在我身邊

慕佩芸:

我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你

葉耀華:

嗯?

慕佩芸:

當我們不同在一起時
我依然確知
我一定在你心中
不是嗎?

葉耀華:

當我們不同在一起時
我依然確知
我一定在你心中

慕佩芸:



葉耀華:

我明白了
雖然我們曾經不同在一起
但妳卻一刻都不曾離開過我心中
佩芸
一刻也不曾離開過


是怎樣的自信,能讓彼此確知會永遠活在對方心裡
是怎樣的感情,能夠讓彼此確知即使不在一起,還是不會離開彼此心中

莫立群:

佩芸
你還記得嗎
結婚前
我們還有過快樂的日子
直到葉耀華介入
一切事情都走了樣
要不是你還愛著他
我也不會氣到打你
要不是連你爸媽都逼著我跟你離婚
我也不會把你逼得瘋了
對不起 對不起
是我把你害成這樣的
對不起


人做錯了事,都會為自己找出合理的藉口
其實不只是莫立群,就連我們自己也是一樣
總是把自己的過錯合理化

2008年7月10日 星期四

最遙遠的距離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 生與死
而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而是 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裏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裏
而是 用自己冷漠的心 對愛你的人 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這段文字 已不知道看過了多少遍 也不知道作者是誰
但是它的確是一段可以吸引人心的文字

2008年7月9日 星期三

追憶阮玲玉--故都春夢成舊事 野草閑花滿地愁



阮玲玉,20世紀30年代默片時代最優秀的女演員之一。1935年3月8日,25歲的阮玲玉自殺了。她自殺的那晚穿著旗袍,旗袍上寫滿了一句話:人言可畏,人言可畏。據傳說她遺書上連寫了3遍﹕人言可畏。

2008年7月6日 星期日

【記錄】美麗飛蛾


(攝於2008/7/4 手機拍攝)


很特別的一隻蛾!我沒有看過像這樣子透明翅膀的蛾,感覺很像蝴蠂呢!

牠就停在玻璃上,好像在等待我拍照一樣,而且還擺好了姿勢喔......

只可惜沒有帶相機出門,不然拍起來一定更美麗。

2008年7月4日 星期五

為愛痴狂

莫立群:

你愛過嗎
你狠狠的用生命去愛過一個人嗎?

鳳儀:

那麼你愛過嗎?

莫立群:


我愛我的前妻慕佩芸
我是為了寵愛她
保護她而出生的
從求學時代開始
我的目光就不曾離開過她
只要她高興 我就開心
她難過我就跟著 跟著傷心
我是那麼全心全意守候著她
可是為什麼
她的心裡始終愛的是另外一個男人

鳳儀:

會這樣嗎

莫立群:


尤其是在我們結婚以後
她的心裡還是沒有我
她愛的還是那個男人
為什麼
他們還背著我偷偷的見面
我想不透
我真的想不透啊
難道我會比那個男人差嗎
我真的不相信
我不相信
以我的種種條件
我勝他百倍千倍
可是佩芸連正眼都不看我
這是為什麼
鳳儀 你告訴我
這倒底是為了什麼
這是為什麼

鳳儀:

愛一個人是沒有理由的
立群 想開一點吧
我只能告訴你這些
要不然你會更痛苦

莫立群:

那麼多年來
我做錯了很多事情
我為的是
只要佩芸能喜歡我 愛上我
我恨她 我恨她 我恨她

鳳儀:

愛越深 痛越深
世上有那麼多好女孩
以你現在的地位
你還怕找不到真正愛你的人嗎?

莫立群:

這你就不懂了
我今天這樣
為的要讓佩芸知道
我是一個多麼優秀的男人
我所做的這一切
就是為了要讓佩芸喜歡我
但是
她一直當我不存在似的
你說
我能不傷心嗎?
我能不傷心嗎?
我恨她 我恨她
她現在瘋了
活該
可是
可是我還是不忍心呢!


這是莫立群的悔恨,在他的心裡一直深深的愛著慕佩芸,但是他卻不懂真正的愛是需要放手的。

讓你愛的人自由,你自己的心才會自由,勉強把兩個人綁在一起是一點也無意義的。

愛情,並不是優秀就會得到勝利!有的時候還要加上天時地利。

2008年7月3日 星期四

【記錄】輕便棧道


(攝於2008/6/29)

前往大峽谷的途中要先經過這個輕便的棧道,這是我在回程的時候拍的,因為去的時候實在是太多人了,連要過去都要排隊。很多人乾脆直接涉水而過,因為水並不深,只是鞋子會濕而已。

【記錄】漂流木


(攝於2008/6/29 苗栗卓蘭大峽谷)

不知道為何,照下這張照片的時候,讓我一直想到「魯賓遜漂流記」。可能是因為那根木頭吧!

【記錄】藍天白雲


(攝於2008/6/29)

在大峽谷的時候,看著藍天和白雲,真的忍不住要幫它們拍一張照留念一下,這天的它們真是太美麗了!

2008年7月2日 星期三

【台中新社】薰衣草森林


(攝於2008/6/29 台中新社薰衣草森林)

那天來到薰衣草森林已經是下午,這幾天下午總是會有些午後陣雨,雖然早有預感,但是沒有想到這麼快......

才剛進去沒多久,都還沒有開始拍照,就已經下雨了!

2008年7月1日 星期二

【苗栗卓蘭】大峽谷之清徹水石


(攝於2008/6/29 苗栗卓蘭大峽谷)

這張照片原本是我用來實驗的一張照片,我想看看當我把快門調到最快的時候,照出來會是什麼樣子?